主办:艺术日报社

枕石漱流:走进羽空的花鸟画世界

时间:2019-11-23 17:01 作者:艺术日报 热度: 当前位置: 首页> 名家专访>

  曹操在《秋胡行》中说自己的人生理想是“遨游八极,枕石漱流饮泉”,《三国志》中称赞秦宓:“枕石漱流,吟咏缊袍。”金代刘仲尹在《西溪牡丹》诗中写:“我欲禅居净馀习,湖滩枕石看游鱼。”顾炎武《春雨》诗也描述了自己的理想生活:“枕石且看云,悠然得所遣。”天地为房,山石为枕,以清流沐浴身心,以自然为依托,“枕石漱流”已成为中国古代文人墨客理想中的隐逸生活的标志。

  羽空将自己的画室命名为“枕石轩”,或许就是想表达要隐逸画中之意。他的画也表现出超然于世的情怀,就如顾炎武诗中所云:枕石看云,悠然自得。羽空将自己的诗心和情怀都融进了画里。春兰夏荷,枯石幽篁,飞鸟鸣禽,繁花如荫,他在画中构建了一个足以“枕石漱流”的世界。

《伴石》,纸本水墨,69cm×69cm,2015年《伴石》,纸本水墨,69cm×69cm,2015年

  一

  羽空居于历史名城江苏太仓,此地位于娄水之东,故有“娄东”之称。300多年前,这里诞生了在中国美术史上举足轻重的“娄东画派”,其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娄东画派以王时敏、王原祁、王鉴为核心,他们推崇董其昌倡导的南宗画法,绘画以临古为主,重视笔墨的趣味和美感,在作品中表现出平淡天真、超逸萧散的文人画审美特征。这种重视传统笔墨的文人画审美趣味,从江南一隅的太仓迅速扩散至全国,成为最正统的文人画审美标准。羽空生长于斯,无疑深受这种文人画审美趣味的影响。在其作品中,笔墨作为重要的表现手法承载着画面,平淡清透,天真自然,呈现出带有禅宗意味的文人画的特征。

  清末民初,随着上海开埠,以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画派逐渐形成了海上画派。海派名家不乏擅画花鸟者,包括任熊、任薰、任伯年、赵之谦、吴昌硕、虚谷等知名画家。海派画家最先接受维新思想和外来文化,对传统中国画进行大胆的改革和创新,作品体现生活气息,融合外来艺术技法因素,是近代以来中国最具活力的地方文化的突出代表。羽空的花鸟与海派绘画一脉相承,他以开拓者的姿态将海派绘画的风格传承了下来。

  作为“60后”中国书画家,羽空具有这一代艺术家共有的一些特征。他们成长在传统集体主义式启蒙教育的背景下,又生活在改革开放后推崇个性思考的开明时代,个人的独立判断与思考决定了其对生活方向以及对艺术创作语言的表达选择。羽空的艺术生涯受邢少兰启蒙,又得朱屺瞻、宋文治悉心指点,后师从杨明义,其艺术深深地扎根于传统文化的土壤,又受到中国画变革的新思潮的洗礼,呈现出独特的具有时代风貌和个人特色的艺术风格。

  在坚守传承与发扬创新的过程中,羽空与同道共同创办了娄东画院并担任院长。他的画面乍一看非常传统,颇具娄东派稳健的特征,又有海派自由的风韵,但凝神细看,却又有些不同——画中有一种“中国式抽象”。

  太湖石是中国花鸟画中常见的题材,如今依然备受画家喜爱,成为常见的描绘对象。羽空也画石,在他的作品《伴石》中,寥寥数笔勾勒了一块湖石,一只羽毛丰美的鸟儿敛翅蹲坐于石上,长长的尾羽垂落下来,正好接替了湖石右侧缺失的线条,使得画面干净利落不留冗余。又如画兰草,传统花鸟画中的兰草总是整株出现,为显示其高洁无依,甚至还会将根系都画出,但在羽空的系列作品《一花一世界》中,兰草仅以半株甚至一叶出现在画面中,用笔至简却尽显兰的姿态美感。出于绘画欣赏的“完形”规律,虽画家并未将兰花整株画出,观者却会不由自主地去想象、去补全其余部分的姿态。简洁画面传达出的内容无限丰富,颇有“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意趣。当繁则繁,当简则简。繁简错落,使得羽空的画面给人清朗通透的观感,读来舒适宜人。

《一花一世界》,纸本水墨,69cm×46cm,2014年《一花一世界》,纸本水墨,69cm×46cm,2014年

  二

  中国花鸟画重视形似又不拘泥于形似,文人画花鸟甚至会刻意追求“不似之似”及“似与不似之间”,以弱化外形来突出对象的神采,传达作者的情意,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写意手法似乎更能传达花鸟画“不似之似”的意蕴。写意花鸟画中的线条与墨块无一不在呼唱出某种腔调,并成为承载与传达作者情感的载体。

  中国画讲究“墨分五色”,王维在画论中说“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可见中国画对水墨的推崇,写意水墨画更是如此。到黄宾虹,又进一步区分出“五笔七墨”,“平、圆、留、重、变”加上“浓、淡、破、泼、积、焦、宿”,使得中国画笔墨的表现手段进一步丰富,水墨交融,笔精墨妙,千变万化,可传造化之神韵,寄画者之情思。

相关文章:

名家专访热门文章

名家专访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