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艺术日报社

常任侠常秀峰叔侄与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的绘画遗存

时间:2019-11-26 11:59 作者:艺术日报 热度: 当前位置: 首页> 名家专访>

  澎湃新闻 陆林汉 综合报道

  常任侠与常秀峰是新中国成立前后与印度文化和艺术交流活动中有代表性的人物。

  2019年11月23日,“和平之乡”的中印文化艺术交流——常任侠与常秀峰展览及学术工作坊在北京大学沙特国王图书馆开幕。展览以两位艺术家“印度艺术文化交流生涯”为线索,通过大量珍贵作品的展出,深刻挖掘其学术研究、作品文本、图像内涵,为公众呈现20世纪艺术变革之路的独特面貌。

  “悲鸿先生讲究线条,说亚洲的艺术除了线条没有别的。他改进了教学,不要求学生画石膏像和模特儿,而是把大自然中的风光和生活中的人直接画出来。他后来建议我到印度取艺术之经。”常秀峰生前回忆说。

  常任侠(1904—1996),生于安徽省颍上县,是知名艺术考古学家、东方艺术史家、诗人,中国艺术史学会创办人之一。常任侠与北京大学有很深的学术渊源,曾任北京大学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合办的南亚研究所教授,指导多名研究生,在中国与印度、日本的文艺交流史研究领域作出了开拓性贡献,培养出了中印艺术和文化领域的多名杰出人才。

常任侠常秀峰叔侄与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的绘画遗存

  1979年11月3日常任侠在人民大会堂开全国文艺界代表大会

常任侠常秀峰叔侄与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的绘画遗存

  70年代初常秀峰正在创作砚台

  常秀峰(1915-2010),笔名归鸿,安徽省怀远县人,现代中国画家、艺术教育家,是20世纪上半叶留学印度的艺术家代表人物。1945年从重庆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毕业之后,常秀峰受其叔父常任侠以及艺术家徐悲鸿的影响,于1947年赴印度国际大学留学,师从印度“孟加拉派”代表画家、誉为印度齐白石的南达拉尔·鲍斯(Nandalal Bose,1882-1966)教授,创作了一大批具有印度风格的作品,在中印艺术融合之路上做出了开拓性贡献。

  国际大学毕业后,常秀峰相继在印度加尔各达、噶伦堡等地的华侨学校任教。并在周恩来总理访印、张大千旅印等重要中印文化交流活动中,做出了不少的贡献。在中印关系紧张的时期,他也受到波及,但坚持艺术创作。1961年,秀峰先生返国,先后担任安徽艺术学院教务长、安徽省博物馆副馆长等职,系全国侨联委员、安徽省政协委员、省人大常委。1983年,定居香港,2006年归隐于深圳,并于2010年逝世。

常任侠常秀峰叔侄与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的绘画遗存

  1946年常任侠与常秀峰在印度国际大学

常任侠常秀峰叔侄与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的绘画遗存

  常秀峰 《寒夜梅雀图》

  近现代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珍贵的绘画遗存

  青少年时代,常秀峰踌躇满志,上中学时已爱好学习绘画。在理想、求索与现实之间,常秀峰初入社会,历经了一系列挫折后,从嘉陵江漂泊到重庆。常秀峰终于见到叔父常任侠,叔父在“中央大学”担任东方艺术学教授。常任侠对“远来相就”的子侄常秀峰“晨夕关心”,发现秀峰颖异,好文学艺术,随即带他拜见徐悲鸿。徐悲鸿看了常秀峰在中苏边境的建筑写生和所画的姿态各异的飞机,对《被困于国际间的铁鸟》一画,尤加赞赏。悲鸿先生马上说“应该学画,很有前途”。 

  在徐悲鸿的帮助下,常秀峰成为“中央大学”艺术系的旁听生,因而接触到很多文化名师。丰子恺、潘天寿、傅抱石、陈之佛、张大千、郭沫若、华君武、闻一多、夏衍、吴作人一一出现在眼前,影响着他的人生道路和艺术追求。

常任侠常秀峰叔侄与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的绘画遗存

  常秀峰 《翠叶雪花》

  1942年,常秀峰考入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从此,常秀峰与艺术结下不解之缘。叔父常任侠是常秀峰迈进艺术殿堂的启蒙者和人脉资源。常任侠留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归国后与重庆艺术界交情深厚。在当时的重庆美术界,常秀峰如鱼得水,得天独厚。常秀峰回忆道:“那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日子,老师们对学生提携有加,平等地与你经常探讨学问,且不时在老师家里吃住,各个学科的名师都能遇到,”常秀峰又说,“我在丰子恺家中学习,和他的子女非常熟悉;晚上也在防空洞里听傅抱石先生讲石涛的画和历史,他对石涛的了解比对他自己的祖先还清楚,他抱的’石’就是石涛,多执着。”

常任侠常秀峰叔侄与中印美术交流史上的绘画遗存

  常秀峰 《柳塘雪鹭》 1947年

相关文章:

名家专访热门文章

名家专访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