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艺术日报社

2019正道秋拍:这些作品注定要在玉雕史上留名

时间:2019-12-02 13:02 作者:艺术日报 热度: 当前位置: 首页> 拍场速递>

  2019正道秋拍征集到了当代海派玉雕“黄金时代”典型创作者的代表作品这些作品普遍创作于2000年左右,市面少见它们流通露面的踪迹。

  对比当下千篇一律“红皮白肉”的审美,它们全然以和田白玉的特质为依,追求艺术表达的纯粹,实在算得上是清水出芙蓉的清流。

  这也是正道多年的坚持——不盲从潮流,始终追求经典。

  让我们记住这些创造经典的人的名字(排名不分先后):

  刘忠荣

  倪伟滨

  吴德昇

  于泾

  易少勇

  那么,这批经典又是如何被造就的呢?为什么它们如此重要?

  国有良匠终长成

  20世纪50年代起,全国兴起建立玉雕厂的热潮,而为了培养专业玉雕人才,满足生产需求,随后又设立专门的工艺美术学校。

  此次重磅作品的创作者大多生逢其时,于七八十年代从学校毕业,到2000年左右这段时间,从事创作均已有一二十年,技艺水平出众,几乎是当时名动全国的一批能手。比如刘忠荣,他的炉瓶创作就屡获全国性专业评比的金奖。

2019正道秋拍:这些作品注定要在玉雕史上留名

  刘忠荣 和田玉籽料云龙牌

  (作于1998年)

  5.8×3.5×1.0cm 41g

  题识:戊济沾膏泽,辰猷启壮图。

  款识:忠荣

  著录:《玩懂白玉》,陆华著,上海文化出版社,2012年版,P29

  技艺的成熟还可以从创作者开设自己工作室的风潮中得到印证。

  1992年上海的倪伟滨将原先的雅园工艺品厂升级为雅园工艺品艺术有限公司;

  1993年,吴德昇成立玉雕工作室;

  1994年,于泾成立个人玉雕工作室;

  1995年,易少勇成立个人玉雕工作室;

  也正是创作者个人风格的成熟,才有了实现玉雕艺术探索创新的基础。

2019正道秋拍:这些作品注定要在玉雕史上留名

  易少勇 和田玉籽料蝉形佩

  (作于2002年)

  4.3×2.4×0.8cm 总23g

  款识:天蜀 壬午

  著录:

  1、《海风玉韵:上海海派玉雕文化协会三周年特刊》,上海海派玉雕文化协会,2011年

  2、《玩懂白玉》,陆华著,上海文化出版社,2012年版,P99

  3、《天蜀牌:易少勇玉雕艺术》,陆华著,上海文化出版社,2015年版,P95,P97,P214

  创作者年龄的因素同样不可或缺,这是因为玉雕行业对创作者身体素质要求较高的缘故。一般而言,30——50岁是玉雕创作者个人创作历程里最为精华的时间段,体力、眼力、思维、反应都处于最顶峰的阶段。

2019正道秋拍:这些作品注定要在玉雕史上留名

  易少勇 和田玉籽料将进酒插屏

  (作于1999年)

  7.7×11.6×1.0cm 256g

  款识:己卯天蜀 观喜堂 

  著录:

  1、《中国玉器年鉴2013》,于明主编,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P194-197

  2、《天蜀牌:易少勇玉雕艺术》,陆华著,上海文化出版社,2015年版,P222

  3、《观玉见喜:上海玉展纪念专辑》,皮楚荣著,2016年再版,P122-125

  附拓片一幅

2019正道秋拍:这些作品注定要在玉雕史上留名

  拓片  局部

  刘忠荣、倪伟滨、吴德昇、于泾、易少勇都出生于50年代末60年代初,到2000年,年龄均在40岁左右,年富力强,创作精力旺盛。

2019正道秋拍:这些作品注定要在玉雕史上留名

  倪伟滨 和田玉籽料惜春描园摆件

  9.8×10.3cm 956.4g

  款识:琢朴 雅园

  换而言之,如果不是在这个时间段,即便他们的技术再纯熟,身体条件跟不上,也不一定能创作出比这一阶段更好的作品。

2019正道秋拍:这些作品注定要在玉雕史上留名

  正是新光好风景

  玉雕艺术不可能脱离生活,脱离社会环境而存在。之所以能有2000年左右的黄金创作时期,除了创作者个人的因素,改革开放之后的社会变化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

相关文章:

拍场速递热门文章

拍场速递随机阅读